社团风采

摇篮简史

作者:管理员    日期:2015-05-27    点击:2326
“不管一切怎么变,刊物质量不能变”成为多年来摇篮人一直恪守的准则。本着这种精神,《摇篮》杂志一直以独特视角、贴近生活、清新自然、意向高远的特色屹立于武汉地区高水平校园文学刊物之林。同时也扶持了大量的文 ......

 不管一切怎么变,刊物质量不能变成为多年来摇篮人一直恪守的准则。本着这种精神,《摇篮》杂志一直以独特视角、贴近生活、清新自然、意向高远的特色屹立于武汉地区高水平校园文学刊物之林。同时也扶持了大量的文学新人,为未名者提供了创作园地,活跃了校园人文气氛,培养了多位优秀的青年作家和编辑。

摇篮文学社继承和发扬了其前身的踏实、稳健、敢闯的优良传统,进一步巩固发展了华师在武汉高校校园原创文学中的领军者地位。经过三十多年所有摇篮人栉风沐雨、披荆斩棘的不懈努力,摇篮在这个被商业化炒作吞噬的时代里,依然风采依旧,保持着校园里那一片水晶般的纯净,并利用其领军者地位影响着整个武汉高校校园文学。

 

1期到第23期《摇篮》均16开,80页,封面套色。

80年代初期正是诗歌发展的鼎盛时期,校园里的诗歌氛围十分浓厚,大家对于诗歌的创作热情很高

《摇篮》上发表了很多优秀的诗歌,长歌短吟是当时诗歌栏目的名称。这些诗歌大多是描写友情、亲情,歌颂新的生活,表现了当时青年学生对于新生活的向往与远大的理想。发展到八十年代中期,诗歌已经成为了校园文学的主流,同时也有许多学生投入了相对寂寞的散文写作,于是《摇篮》第17期推出一刊诗歌散文专辑。

《摇篮》作为校园文学的核心,聚集了一批文学爱好者,他们积极投身于文学创作之中。《摇篮》也是文学新人成长的摇篮,它为大批的文学青年们提供了一片纯净的天地,鼓励他们投出自己的作品,无论今后这些学生们是否走上文学的道路,这一份记忆在他们的人生中是非常珍贵的。

《摇篮》虽然立足于校园文学,但也具有广阔的视野,它引领着华师的学生们把目光投向了其它的高校,投向整个中南地区的文学,甚至全世界。当时《摇篮》征稿面向全省,刊载的作品来自武汉大学、湖北大学等各个高校,同时《摇篮》上还经常会有中南地区诗歌专栏,转载中南地区的优秀诗人诗作。早先的杂志上还有一个栏目叫做译苑,刊登了一些外国的优秀文学作品,如托马斯·哈代等人的作品。

《摇篮》承载了多姿多彩的校园文化,封二、封三上还刊登有学生们自己作词的歌曲、书画、摄影、篆刻、名师题词等。当时的大学生们勇于探索各种文学形式,第11期上刊载了学生们自编自写自拍的摄影小说《枇杷果》,充满了新意。

《摇篮》是一本杂志,更是一群文学青年们的梦,他们聚集在这里,开展了一系列的活动。如文学交流活动、贴墙、听广播、一二九诗歌大赛等。广大文学爱好者还积极为《摇篮》投稿。

《摇篮》人发起首届武汉地区高校征文比赛暨南湖笔会,邀请骆文、曾卓、方方等人为评委,许多获奖者均是《摇篮》的主力作者,如获得一等奖的《丹心不老》(段维吕涛)、《火把节》(李鲁平)等,他们的获奖作品分批刊登在《摇篮》杂志。(12期照片)从当时发起人之一吕涛的讲述中,我们可以感受到,这次活动在整个武汉地区有着广泛影响,堪称是武汉高校的一场文学盛会。

摇篮人组织了规模浩大的监狱巡回演讲活动。他们二十余人奔赴武汉所有监狱进行演讲。当时校长章开沅教授评价道这不亚于一项重大的科研成果

 

24期到第39期《摇篮》为16开,14-64页不定,封面黑白。

 

进入90年代,《昆仑》倒闭,《漓江》停刊,《人民文学》面临危机!整个文化领域,纯文学已退居边缘。《摇篮》也一度停办,经过4年挣扎,才于1999年复刊。但杂志开始呈现黑白封面,在第26期中的一篇《撑起一片文学的天空》文章中,记载着这样的文字在文学这方净土日益的面积逐渐缩小的今天,文学更急切地需要大家的支持。这篇文章,对于八十年代的文学盛况做了简短的回顾,分析了文学在那时衰落的状态与原因,并提出了一些发展的建议。但是这之后的几年《摇篮》的状况并没有得到改善,反而有日渐萎靡的趋势。我们也只有无可奈何地发问,文学,为什么你不能重现80年代的风采?

从第28期的手记中我们了解到《摇篮》的推迟出刊,除去经费紧缺,还有稿源不足的问题。随后几期《摇篮》的页数越来越少,第32期只有26页,第35期甚至只有14页,其它几期均不超过30页,每一个栏目的稿件数量只有两到三篇,与八十年代动辙十几篇的数量无法相比。第38期可谓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缺乏稿件的时期,甚至诗歌专辑中根本没有原创诗歌,而全部刊登海子等一些名诗人的诗歌。

或许,在那个个性开始张扬的年代,你无法再用大集体主义的手段去糊弄每一个固执己见的创作者,于是,文学慢慢圈子化、私人化。《摇篮》的圈子也慢慢变小,从武汉各高校局限到本校,又从全校几乎缩水为《摇篮》文学社社内交流刊物!

但是《摇篮》人并没有气馁,也没有失望,而是坚持着努力做最好的校园纯文学。即使在那最困难的几年中,我们读到了一丝无奈,但也看到了坚韧与执着。《摇篮》的发展,在有的人看来是敷衍着,于部分人,则是艰难地努力着……村上春树说:跳舞,只要音乐在响,就尽量跳下去!’……我选择了,所以我跳。无奈也好,群魔乱舞也好。永远不会停下去。因为,胸中一直有音乐。

正是他们的坚持,《摇篮》在不断创新与改进!第26期上出现了刊中报,主要刊登摇篮文学社的相关活动;第28期上出现了《摇篮征定与评刊表》,收集读者意见。

值得一提的是2000年出版的《摇篮地下版——第四世界》,她打着绝对主观的旗帜,叙说着那群文学青年的另一种语言。第四世界不是虚妄的理想,第四世界不是奢谈的自由,第四世界是绝对的主观另一种语言的存在,是为风,于裂缝之中伸出惨淡无光的躯体……你还在听吗?我的精神分裂的另一种语言。在当时《第四世界》编辑之一范宁博客上,我们看到这样的文字,我最终不知道第四世界这几个字的含义,宁旭辉也没能解释得让我明了,不过他用那种比我更敏锐的文字让第四世界有了质感……宁氏文笔主导,风格是狂放、敏感的、时光的、历史的;孙立用理论和思考补充着杂志里不够厚重的部分,是现代的、都市的、流行、思想的……”

 

3)第40期到第51期《摇篮》均16开,64-68页,封面彩色。

 

然而,文学缩水的现象仍然存在。这样的困境使《摇篮》人陷入了文章自己写,稿子自己编,刊物自己发,发行自己跑,买来自己看,看了自己乐的尴尬境地。

校园乃至整个社会的文学氛围淡薄化。在一个对金钱物质热衷,急功近利的氛围里,高雅淡泊的纯文学逐步退居边缘地带也成为一段时期内正常与必然的现象。消费方式多元化。80年代的消费方式很少,似乎只有文学可作为一种精神上的寄托,而现在广播、影视、网络、卡拉OK各种消费方式不断涌现,冲击着学生们的思维,能够静心看书、写作的少之又少。就业压力大。80年代的大学生不愁分配不出去,而如今的大学生过剩,就业压力越来越大。1989年开始实行毕业生双向选择以后,实践经验、英语、电脑便成为了就业的砝码而倍受关注。于是,英语、计算机技能过级、参加各种学生、社团工作给学生们带来了沉重的压力,使他们无暇过多地关注文学。快餐文学、网络文学的兴起。生活节奏加快使大家更愿意选择能让精神放松的快餐文学,它们通俗、娱乐性强,纯文学性却远远不足。

面对这样的现实,摇篮人仍然在坚持,在努力。

如今的《摇篮》慢慢走出了低谷,开始了新的攀升的姿态。第40期《摇篮》封面开始为彩色,杂志每期稳定在6468页,以小说、散文、诗歌、评论为固定栏目,根据具体情况加开专栏。杂志出季刊,面对全校师生发行。刚出版的第63期杂志也是我们改版的尝试,旨在扩大摇篮的影响。

摇篮组织的丰富多彩的活动在杂志中也有体现,封底放上了活动照片,名师讲座、诗歌朗诵大赛、外出采风、摇篮文会等等都会发布。这样的摇篮,不仅仅在文学上为广大同学开辟出一片天空,更着力于把文学融入真正的生活,使文学成为校园中的一种生活方式。

“不管一切怎么变,刊物质量不能变成为多年来摇篮人一直恪守的准则。本着这种精神,我们的杂志一直以独特视角、贴近生活、清新自然、意向高远的特色屹立于武汉地区高水平校园文学刊物之林。庆幸摇篮在这个被商业化炒作吞噬的时代里,依然风采依旧,保持着校园里那一片水晶般的纯净,并利用其领军者地位影响着整个武汉高校校园文学。

在文学边缘的时代,摇篮杂志正以其壁立千仞的刚毅与海纳百川的气魄活跃在桂子山头,为校园文化的延续发展以及人文精神的培养探索,付出了不懈的努力。面对文学日渐萎缩的现实,我们愿为苍鹰,搏击浩瀚长空;为老牛,耕耘瘦瘠黄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