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海明珠

盈虚之间(组诗) 大卫

作者:管理员    日期:2015-04-19    点击:1932
大卫,本名魏峰,江苏睢宁人,现居北京。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读者》杂志首批签约作家。曾被读者以网络投票方式入选“中国十大优秀诗人。”生于1968年农历七月初七,曾做过医生十年,《诗刊》编辑 ......

大卫,本名魏峰,江苏睢宁人,现居北京。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读者》杂志首批签约作家。曾被读者以网络投票方式入选“中国十大优秀诗人。”生于1968年农历七月初七,曾做过医生十年,《诗刊》编辑五年。现为专栏作家,图书策划人。作品连续数年入选中国年度最佳散文、最佳诗歌、最佳美文、最佳杂文、最佳小小说等选本。多次获得《人民文学》、《中国作家》、《诗刊》、《散文》等奖项。作品被翻译成英、法、日等文字在国外出版。著有个人文集《二手苍茫》、《爱情股市》、《别解开第三颗纽扣》、《魏晋风流》,诗集》《内心剧场》、《荡漾》等








盈虚之间(组诗)

大 卫

与母亲书

没有辽阔可供挥霍

你走后,天天皆落日

别人家麦子就要收割了

南风一遍遍地吹,原谅你

没经允许就把我生了下来

需要一阵风,把芒吹成芒

刺吹成刺

12岁之后就没人喊我回家吃饭了

仿佛我就是那野孩子,野到

可以随时消失

叶子说黄就黄了

河流转几个弯就不见了

谁也不知道那些水去了哪里

天上的云彩飘着飘着就没了

妈妈,这都是些让人没有办法的事

你当初生下我

肯定也同时给了我一个想要的生活

现在的生活却不是我想要的

这说明你没有生下我

或者说,这些年来

我过的都是别人的生活

无人的夜里,已经哭不出来了

流泪是多么奢侈而无聊的事

许多次想到死,一想到

死是早晚要来的事

妈妈,我又不急了……

你的存在与消失

对我而言都是巨大的失败

把你种在地里都31年了,到现在

还没有长出来

我爱这个世界,因为她

残酷得美

妈妈,你走后,没有一个怀抱

值得我崩溃……

冥想

那时,我的女人没有名字,世界是她的

连我也是她的,一秒也没有分开

那时,走到哪里都是走在蓝天下

那时,山谷就是现在看到的样子

草是纯银的

风是纯银的,风吹过草就是吹过人间

那时,还没有人间这个词

风吹过草就是

银子吹动了银子……

写给孩子

我本内心孤傲之人,是你

把我降低,在你之前

从不把河流、天空放在眼里

远方仅仅是一种传说

常常在三步之内

爱上一个人或者寂寞

如果两者同时爱上了

那就是一个人的寂寞

天空被使用无数次了

我不能给你更新的天空

不能给你大树

也不能给你小草。人间到处皆颜色

绿与不绿,是你自己的事

从一条道路到另一条道路

叶子落下的地方

给你松树的祖国

柳树的祖国,槐树的祖国

总之,我给你的全是木字旁的祖国

如果非要给你一个天空

她一定是从未被使用过的

蓝得让人晕眩,且是

草字头的那种蓝

生活无数,我只爱有你的

那一个。你不来

江山有多美

都是浪费

仿佛除了爱你

我不会做别的事

因为你,在群山到来之前

我就爱上了群山

做你的父亲是上帝的安排

你不是天使

所以我可以在人间

好好地爱你……

虚无之诗

爱上了虚无,仿佛虚无是一件

美好的事物

通过河流也会爱上一滴水

天空新崭崭,仿佛从来没被人看过

蓝得让人心慌,仿佛这蓝

是所有蓝的祖先

我有孤独的一面,虚弱的一面

因为爱上了人类

我把自己抛在了一边

泪水过后,五月的田野

适合抒情、朗诵

无人的夜里,我有悲欣,低低的哭泣

我发疯并带着天空发疯

无事此静坐

被用旧的何止人间

四野寂寥

杏花开得热烈

梨花也被她拿过来开了

总有一个声音在喊我

叫我柳树,杨树,松树

而我是一片小得不能再小的森林

除了风,什么都不能答应

立夏之前,就有了露水与闪电

该开的,大部分都开了

未开的那些

要么太主观,要么太客观

无事此静坐,生活过于

庞杂。而我能力有限

不谈渺小或者伟大

风想吹,就让她吹吧

喜欢这半新不旧的人间

因为我也是半新不旧的

倘若爱上了一道伤痕

说明我爱上的是自己

或者另一个人

人过四十,喜欢微观,小角度

一些事物倘若过于庞大,就会有害

比如寂寞

比如爱

山中寄友

你的内心,有多么清新的辽阔,仿佛这辽阔

只为你所用,和我一样,我们都是把故乡带在身上的人

快二十年了,从睢宁到灵璧,不是从一个县

到另一个县,而是从一个省到另一个省

杯酒释故乡,你相信四月,相信五月,梨花开过

必是小麦,哗啦哗啦地歌唱……锦绣铺上六月的田野

风从杨树吹过,风从槐树吹过,这是两个人的异乡

多少伟大的理想,像长河,像长河之上更伟大的日落

薄暮时分,我们替项羽去郊外看虞姬

一路上,不说话,不赞美。星空怎么看都像是我的

在田野上沉默,仿佛沉默是另一种形式的

挖掘。平静的外表下,你的内心必有岩浆,必有豹子,必有百合

英雄距此五十公里,如果英雄再多,那就直接装订成册

寂寥星空下,静美的夜仿佛一匹幼狮,放弃仰望

你把脖子弯成锐角,赋予生活一种全新的尺度

悲凉和喜悦是同一个词,我们所能做的,是把大海放进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