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海明珠

多么辽阔的幸福(组诗) 赖廷阶

作者:管理员    日期:2015-04-19    点击:2054
赖廷阶简介:赖廷阶,男,上世纪70年代初出生于广东茂名,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常务理事,茂名市青年联合会委员,茂名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在《人民日报》、《人民文学》、《诗 ......


赖廷阶简介:赖廷阶,男,上世纪70年代初出生于广东茂名,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常务理事,茂名市青年联合会委员,茂名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在《人民日报》、《人民文学》、《诗刊》、《羊城晚报》、《文汇报》、《光明日报》、《亚洲日报》和《读卖新闻》等国内外300多家主流刊物上发表了大量文学作品;出版了诗集《短歌》、《侨乡情歌》、《电白:不老的传说》、《还乡》、《给你一生一世的爱》








多么辽阔的幸福(组诗)
赖廷阶

许诺

我把我的诗献给你
当我活着,它对你一往情深
有你在我的身边
我总是有歌可唱,有情可抒

我毫不迟疑,把手伸给你
那是向日葵对太阳的忠诚
我们用斧子和锄子,在人间
种下我们的爱情,大地不再荒凉

我说过,我要你做我的终身爱人
你像迷人的吉普赛女郎
我们围着炉火,在古典的小城
忘记了呼啸的寒风和那些伤情的眼泪

阳光是一批奔腾的天马
我们羡慕它永不衰竭的心脏
这喧嚣的尘世,我们渴望某种机缘
可以抽身而去,徜徉于江湖
看那辽阔的水域,最终
怎样融合了我们的起点和终点

以诗歌收获幸福

这首诗与秋天无关
也不谈一般意义上的收获
时常有什么涌上我的心坎
我知道,那是一种幸福的感觉
清晨,我打开朝南的窗户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的渴望
当我穿上外衣,从故乡出发
坐上火车去平原,寻找友谊,看望
素未谋面的好兄弟
和他谈论诗歌,毫无顾忌
我知道,我的幸福
便从这里延伸开去

可能的话,我还要谈上一场
轰轰烈烈的爱情
带心爱的女人
回到故乡,在农村拍一些照片
和她在凌乱的下午敞开心扉
大地上的树长高了,我们
在浓荫下安静地做梦

这该有多好,让我和亲人
把玻璃再擦亮一点
让更多的阳光照进去
啊,世界多么空旷、无边
点上一盏灯,尽管路上依然尘土飞扬
但我沐浴着诗歌的光芒
幸福的潮水
不停地在体内奔涌

墓志铭

总会有那么一天,我会被埋在故乡的土里
让一群生前的人忘却我的面孔
春天到了我不言说
我曾认真地活着

我赶了一夜的路
背上的行囊空空
我等待着那一天的来临,到时候
星辰居上
我在土里安闲地做着理想的梦

到时候该有多好
我回到最初的地方
在阳光充足的下午,一个我未来的孙女
带着她的天真来看我
并且告诉我许多新增人的名字

夜晚

一切都来得很自然
淡淡的月光浸着村庄的星顶
这是大地的水音
从第一片月光就看到生的气息
这月光可饮可衣
可做新娘的嫁衣

月光和我,和月光里整个的故乡
都亮了起来
谁也不会沉沦心中希望
今晚的月亮
多像在水中生长的处女
无须担心疼痛和受伤
四处都是月光

照着八月的田野
照着落地生根的名字
该复活的都已复活,该生在的都在生长

异乡人

现在我想象一个陌生城市
进一步说,我想象的是那黑夜
更进一步不如说是那里的月光
我是在想一个月下独自行走的人
一个异乡人内心的伤疤

我想一个人一直不停的行走
把他潮湿了的气息深入这座小城
是一件很正常事情,如同我一整夜的
流泪始终不彻底
一如没有预约抒情而无节制

其实,十月的风景不及九月的好
在秋天孤独的也不止我一个
我不知道一只写诗的手会不会因此而一病不起
月光照在在路上心事重重的异乡人

这里是南方,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镇上
一列火车呼啸而过
其实一个凉风中受伤的异乡人
他会坐深整个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