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海明珠

走进托马斯哈代

作者:管理员    日期:2015-04-19    点击:1929
托马斯·哈代(1840年6月2日-1928年1月11日),英国诗人、小说家。1840年生于农村没落贵族家庭,1861年去伦敦学建筑工程,从事文学、哲学和神学的研究。他当过几年建筑师,后致力于文学创作。他是横跨两个世纪的作 ......

托马斯·哈代(1840年6月2日-1928年1月11日),英国诗人、小说家。1840年生于农村没落贵族家庭,1861年去伦敦学建筑工程,从事文学、哲学和神学的研究。他当过几年建筑师,后致力于文学创作。他是横跨两个世纪的作家,早期和中期的创作以小说为主,继承和发扬了维多利亚时代的文学传统;晚年以其出色的诗歌开拓了英国20世纪的文学。哈代一生共发表了近20部长篇小说,其中最著名的当推《德伯家的苔丝》、《无名的裘德》(Jude the Obscure)、《还乡》和《卡斯特桥市长》,代表作品有 《韦塞克斯诗集》、《早期与晚期抒情诗》、《德伯家的苔丝》。







沉思的少女


“默默无闻的人儿,你为何经常
独自一人悄悄地溜开?”
她猛吃一惊,微微掉头,
满面羞色地说了起来:
“每当风标指向他那遥远的故乡,
我就登上陡峭的山坡,
我想吹拂过他嘴唇的微风,
此刻也会在我唇边抚摸。
“每当他披着晚霞散步,
我就倘佯到白色的大路,
心中甜蜜地沉思冥想:
这条路会连接他的脚步。
“每当驳船向伦敦航行,
我观看着它们在远处消逝;
他的窗口正朝着码头,
驳船的来临他能尽收眼底。
“我去迎接夜空中的明月;
赏月给我们带来了满足;
只要他还有着昔日的情趣,
我们的目光就能在夜空任意撞触。”
(飞白 译)


插曲的尾声


我们再也不会沉浸在
这段酸甜的过去的时光里;
爱情的光圈那时罩在
你,亲爱的,和我中间。
再也找不到当初
让我们紧紧相依的地方
当时看见我们相爱
相聚的地方已经空空荡荡
那些花朵和芬芳的空气,
他们此时会不会想起我们的来临?
那些夜鸟会不会尖声鸣叫
发现我们曾经在这里流连?
虽然我们有过炽热的誓言
虽然我们有过忘怀的欢乐
可狂欢的极限之后
苦难在今天判决
深深的创伤;没有呻吟:
破声而笑;但又倔强地忍耐;
这条爱情的道路,
比顽石还要坚硬。
(李小贺 译)

黑暗中的鸫鸟


1900年12月31日
我倚在以树丛作篱的门边,
寒霜像幽灵般发灰,
冬的沉渣使那白日之眼
在苍白中更添憔悴。
纠缠的藤蔓在天上划线,
宛如断了的琴弦,
而出没附近的一切人类
都已退到家中火边。
陆地轮廓分明,望去恰似
斜卧着世纪的尸体,
阴沉的天穹是他的墓室,
风在为他哀悼哭泣。
自古以来萌芽生长的冲动
已收缩得又干又硬,
大地上每个灵魂与我一同
似乎都已丧失热情。
突然间,头顶上有个声音
在细枝萧瑟间升起,
一曲黄昏之歌满腔热情
唱出了无限欣喜,——
这是一只鸫鸟,瘦弱、老衰,
羽毛被阵风吹乱,
却决心把它的心灵敞开,
倾泻向浓浓的黑暗。
远远近近,任你四处寻找,
在地面的万物上
值得欢唱的原因是那么少,
是什么使它欣喜若狂?
这使我觉得:它颤音的歌词,
它欢乐曲晚安曲调
含有某种幸福希望——为它所知
而不为我所晓。
(飞白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