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评论
赵丽华谈诗歌

   

赵丽华,作家,诗人。其作品偏重口语风格,语言简练、风格沉着,以朴素的幽默感勾勒人与世界的关系。

   赵丽华是当下最具方向性、争议性和探索意义的诗人,被同行誉为“在探求诗歌感性与知性、内在复杂度与外在简约形式的切点上有超乎寻常的把握和悟性,写作姿态随意、自如,毫无矫情、造作之态,有时从容、淡定,有时又大胆、前倾。” 


1、能让人看到翅膀扇动的飞翔肯定不是最快的。真正最快的飞翔是无形的,你几乎看不到它的翅膀。更不用说什么技法。这样的飞翔是没有现成的规律可循的,也不容易被总结。我不相信天才,能有这样飞翔的人也是一点一点练出来的,也有幼稚的学步阶段。任何神话自己的行为都是可笑的,并且注定被更高明的人一眼识破。


 2.所谓在现代诗里杜绝形容词不是因为形容词完全不可以用,而是因为你写的诗本来就是要呈现和营造你想要用到的形容词的那个状态和气氛的。你呈现和营造出那个状态和气氛了,你就可以免于再饶舌和多嘴地用到那个形容词了。比如你想描述“绝望”,你呈现和营造的状态和气氛已经让读者感同身受了你的“绝望”了,你这首诗就成了。否则你没有或缺乏呈现和营造的本领,那么你只有直接地说出“绝望”这个词。如果你只能笨到直接说出“绝望”这个词,那么我个人认为在现代诗歌这条窄路上,你就只有“绝望”了。


3.作为一个编辑的包容和宽泛阅读和作为一个作者的个性写作越来越像一个矛和一个盾驻扎在我里面。表层看它们是对立的,但它们在内部平衡和稳 住了我。也就是说矛和盾在内部自己化解了。我的盾使我看到各种各样的矛所以自觉地不断加深和拓宽着自己的厚度和致密;我的矛使我看到更多的、不同质地的盾才得以不断提高自己的锋利和仞性。这些演化因为发生在内部而显得无形。它们在内部自然摧发,相互加强,它们不断沉稳和平衡着我。


4.不要坚持做一个诗人。不要怕被人忘记。如果你不在状态,你就停笔。这样不论对喜欢过你的读者还是你自身都是一件好事。至少你没有败坏什么。
 
5.参加会议、参与论争、上网打情骂俏、开讨论会、让人写评论、搞访谈、树旗帜、拿纲领、进入流派、评奖、笼络汉学家、高攀诗坛权贵泰斗……或者如我做兼职编辑,诸如此类的东西都能够提高一个诗人的知名度最终衡量你作为一个诗人价值的无疑还是你的诗歌。除此无它。


6、我希望我的下一首诗对我们司空见惯的生活有了一些新的发现和新的表现。如果没有的话也不是很要紧,那就允许我随便地絮叨几句,写些废话。如果我过于一本正经了,像某些诗人那样,架子端着,脖子梗着,我怕我的颈椎和腰椎都会累的。


7.诗歌不是必须的。没有谁、没有什么事情特别需要诗歌。世贸大厦被炸以后美国人提出一个“以诗疗伤”,诗能疗伤吗?也许仅有几百年历史的美国人才会这么提出。而有着几千年诗歌史的中国和伊拉克这样的国家是无论如何不会想到“以诗疗伤”的,因为他们特别明白炸你大使馆也好,占你整个国家也好,那是因为人家有这个实力。那些精确制导炸弹不会因为你脑子里那些玄虚的诗歌而不落在你的头上。


8.飞机像一只大肚子的苯鸟,在天空中傻傻地飞。你如果仅仅把它看成一件机器,那么你太机械太呆板了。如果你把它看做蜻蜓,那么你又太唯美太矫情了。诗歌就是这么一种东西,它看世界的眼光既不能太机械太呆板,也不能过于唯美和矫情。


9.必须允许我有恍惚的时候。我悄无声息地混淆在人群之中。顺应、妥协、没有目标感。我不知道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在做什么。我爱着谁。只有诗 歌可以叫醒和纠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