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评论
冀星霖论网络诗歌
迷失的春天:我感受到的网络诗歌
       像每个春天一样,网络诗歌在红尘的夹缝中长出叶来,她并非弱不禁风,而是面对这个繁华的世界惘然若失:我们几乎是多余的!
       网络诗人,不是一个明亮的词汇!相反,可能有更多的阴暗。有时,不得不哗众取宠,有又仿佛游戏人生。我们的朋友像风一样,随季候换着颜色;那些不相关的人,缺乏生活中必要的关照;甚至有人盲目纠集、盲目抵毁其他的网络诗歌和网络诗人。我敬佩那些在网络上只管写自己的诗、也尊重他人的诗友!
      我们,只是林中的一棵树和一棵树,大多相距很远,没有共同的灾难和幸运。网络诗歌不能没有规范却不可能有什么规范!我们所看到的诗歌几乎都宣扬着个性与多元化,但总有一些貌似权威的身份存在,指指点点,缺乏必要的导向作用。但是,如果没有这些喧哗,论坛又会显得冷冷清清。
      网络诗歌就在这种散漫的状态下,无所适从:没有流派、没有方向、甚至缺乏任何可靠的支持。这却是我所欣赏的状态:这是诗歌的英雄时代!
      纸刊是有价格的,只是价值极低。我是自由人,纸刊对我缺乏诱惑力,它不给我带来那些我不需要也得不到的实惠。书架上放着一些贴有自己或朋友陈年小诗的纸刊,除非刻意推荐,绝没有人愿意去翻看(包括我自己)。
      其实,市场经济更需要坦诚的、功利的呼声去扶持,所以诗歌没必要在这个年代去争取大众的或官方的“弘扬”。我惊讶那些舍本求末的依附。
      我只信奉一点:通过诗歌提升自己内心的境界!仅此而已,这却是诗歌最高的价值所在。
      这个春天,我迷失在红尘的事务之中,生活是真实的,诗歌只在梦里前行。回到网络诗歌,看上去更无生机,那些春来秋去的喧嚣,让人感怀。回到电脑前,亲近键盘,继续自己习惯的输入法,继续打造自己内心更适宜生存的星球。
                                                              冀星霖于二〇〇九年五月五日